| 注冊
?

采編熱線:0913—3362222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首頁 > 縣市頻道 > 蒲城 > 正文

山東女子扎根蒲城當羊倌

核心提示: “雨太大,我來晚了。叔,你還來得早。”王路迎闊步走向羊舍,熟稔的和村上的養殖大戶曾德興打了個招呼。

“雨太大,我來晚了。叔,你還來得早。”王路迎闊步走向羊舍,熟稔的和村上的養殖大戶曾德興打了個招呼。

初次見王路迎,是在蒲城縣蘇坊鎮黨定村的四通奶山羊養殖場里。她留著一頭精干的短發,一口地道的陜西方言,熟練地用鐵鍬把草料撥到一邊,活脫一個能干的關中姑娘。要不是她自己介紹是山東梁山縣人,記者還真以為她是個地地道道的關中妮子。如今,在黨定村生活的幾年時間里,這個山東媳婦早已融入黃土地,成為當地有名的大學生創業達人。

31歲的王路迎自小生活在水泊梁山腳下,大學畢業后到廣東工作。在那里,她認識了蒲城小伙韓為鵬。一個大方勤勞,一個憨厚踏實,很快兩個年輕人便走到了一起。“我倆有了孩子以后,他就總想回陜西,我不愿意。那時候我一個月工資5000多元,他一個月7000多元,回來肯定掙不下這么多錢。”為了回鄉的事情,王路迎沒少和丈夫拌嘴。但家里有老人需要照顧,2014年,王路迎還是跟著丈夫回到了黨定村。

剛回來時,由于語言不通,生活習慣不同,氣候不適應,在鎮上開的服裝店生意也遠不如在廣東工作的收入,王路迎一度對丈夫回鄉的決定表示懷疑:“放著高工資的工作不要,回農村折騰啥?”

此時她并不知道,黨定村“兩委”正在謀劃發展奶山羊產業。黨定村比鄰富平縣,村民素有養殖奶山羊的習慣。但各家單打獨斗,品質、銷路都無法保證。

2015年10月,村里流轉了30畝土地,為養殖戶申請貼息貸款60萬元,并爭取項目資金10萬元,建成黨定四通奶山羊養殖小區。2016年,又爭取項目資金80萬元,以村集體的名義擴建了養殖場,同時制定了產業扶持政策:提供基礎設施,羊奶統一收購,貧困戶免費入駐,其他養殖戶繳納管理費也可入駐。

“這可是個難得的機會。”和丈夫商量后,王路迎拿出9萬元積蓄,一次性買了45只羊入駐養殖場。從此,她就在黨定村當起了羊倌兒。

“剛開始,我以為養羊就是每天喂喂草、喂喂水。哪知道,羊買回來還不到一個月就出問題了。”一只奶山羊突發急癥,嘴冒酸水,眼窩下陷。沒有一點經驗的王路迎急得團團轉,趕緊請來獸醫。獸醫看后直搖頭:“太晚了,救不成了。”羊死了,王路迎傷心地大哭了一場。

經歷了這次慘痛的教訓,王路迎開始學習科學養殖技術。一有時間她就到有經驗的養殖戶家里請教,村里有專家來授課她必去,她還利用網絡學習技術,和同行交流經驗。剩下的時間她就泡在羊舍,喂草、喂料、清掃羊舍、擠奶、交奶,每天凌晨4點起床,一直忙到晚上8點。產羊羔的季節,王路迎更是幾乎整天待在羊舍。

經過學習和摸索,王路迎從一個門外漢變成了一個養羊專家。“羊不能喝冷水,不能吃沾著露水的草,6個月前的羊羔可以自由采水、采食,但產奶羊必須定時定量喂精飼料……”說起“養羊經”來,王路迎說得頭頭是道。

功夫不負有心人,靠著聰明好學和辛苦勞作,王路迎的奶山羊從最初的40多只,發展到近200只。去年靠著羊奶的收入,王路迎就賺了30萬元。“這比在廣東工作掙得多很多。”如今,王路迎一個人照料這些奶山羊綽綽有余,丈夫被她支出去做水電工了。

在奶山羊養殖基地內,王路迎的羊舍干凈整潔,舍里的羊活潑健壯。看到王路迎來喂食,一股腦兒地朝著食槽湊近。趁著她熟練添料的間隙,記者向她逗趣:“現在你還后悔回來嗎?”王路迎笑著答道:“黨定就是我的家。今后我還要繼續擴大養殖規模,帶動更多人一起致富呢!”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難過
  • 羨慕
  • 憤怒
  • 流淚
責任編輯:楊大君
本網站部分圖文信息轉載于網絡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聯系及時刪除。網站法律顧問:陜西圣達律師事務所主任 李剛慶
技術支持:渭南青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www.etngmy.live 媒體支持:陜西網渭南站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新聞熱線:0913-3362222 網站備案:陜ICP備14011189號-2
  陜公網安備 61059002000006號     
 
广东36选7好彩3